科學探索離不開“納新”的暢達環境丨科學精神論場

科技日報評論員

不與常理協奏,是艱難的;逆主流而動,是辛苦的。在科學探索的路上,卻正需要這樣的艱難與辛苦來帶動前行。


自然界的奧秘是通過自然科學和技術的發展日益被揭示出來的。既然是“日益揭示”,那就意味著后來學者的研究勢必將對前人的研究給予補充、修正甚至顛覆,這是科學探索的常態。

然而,無論在科學研究領域還是社會發展過程中,新舊交替總會是這樣一番景象:當前理論由于“資歷老”,往往是“人多勢眾”的一方,擁有諸多“擁躉”。這些“擁躉”“踩在巨人的肩膀上”,當然不愿他人撼動其所依托的理論基石。為保護過去的研究成果,他們不喜質疑、拒絕新事物,在科學研究出現與常理不同的現象時,或忽視、或小覷、或打壓,把新發現看成“個別現象”“不值一提”甚至是“合理誤差”。

在勢力強大的前行者面前,后來者總是聲音微小、勢單力薄。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:哥白尼提出“日心說”時,“地心說”已統治天文學界千余年;跳躍基因被提出時,遺傳的穩定性深入人心……

教條的迫害、固化的阻礙,使得這些推動人類對自然認識更進一步的發現遲到若干年。可見,如果缺乏一個“納新”的暢達環境,顛覆性的創新將如頑石中的嫩芽一樣難以破土。一個由固化、教條思想主導的科研環境,即便是有學者有了反常的、與眾不同的發現,也會由于缺乏對此類創新的敏感性和洞察力,而將可能獲得的原創性發現推出門外,最終形成對自身創新能力的不自信。如此每況愈下,科學創新的氛圍有可能變為一潭“死水”。

孟子早就說過:“盡信書不如無書”,規勸世人不要迷信前人的經驗總結、教條地行事,而是要獨立思考。當然,獨立思考并不是說徹底否定現行理論,沒有任何依據地胡亂作為,只追求“新奇特”,那更是不可取的。

在“日益揭示”科學真相的過程中,“唯實”是唯一的判斷依據。

試想,無論是被挑戰的“舊理論”一方,還是發起挑戰的“新理論”一方,如果全部用嚴謹、扎實的實驗數據說話,依據實驗數據進行辯論和探討,忽略雙方的職稱、身份、能夠調動的資源等其他因素,他們進行的將是最具科學精神、也是最公平的學術研討。如果整個學界能夠形成這樣的慣例,那么實驗的真實性、實驗的可重復性、以及實驗數據的不可更改性也將自然而然地成為最基本的要求。

加載更多>>
責任編輯:陳小柒
科技專題 更多>>
欧洲杯手机下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